首页 > 2014 > 二月

十七号开始上班,至今为止十一天了,陈大猪说还有二十五天才来,我一个人在深圳这个陌生的城市,虽然有很多同学,但是不愿意去联系,不愿意出门去找,我就一个人,养成一个人孤寂的性格,我只想依赖陈大猪,我不知道他今后会不会变,变成我不是我的大猪,经常我会做梦,梦见他不再是我的那个简单只爱我的他,但是,似乎除了他我放不下心对任何人依赖,我一直在等,等着他说的来了之后我们就再也不分开

我又一个人,元宵节过后我一个人离家坐汽车再坐火车到深圳,晚上查宾馆都说住满了,十二点在火车上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脑袋好沉,旁边的男人把里面好睡觉的位子让给了我,一路上我都在梦着车到深圳了,其实我祈求的是不要那么早到站,这样我就可以下车就坐公交到医院,事情总是事已愿为,火车四点就到站了,竟然提前了一个小时到站,我困着挣扎着挣开了眼睛,出了站我跟着一行走在站门口坐了一个小时才往外走,跟着赶地铁的人群,看着路标我慢慢找着路,在一个小卖部里我买了牙膏用从厕所里装的自来水在路边刷了牙,洗了脸,我不想让领导第一次见就留下不好的映像,到了公交站的时候才六点多,我借着路灯往脸上涂了点隔离霜,理梳了头发,公交车来了时候我和别人说我不上我要晚点走,七点多的时候我坐上公交车,十分钟就到站了,下了站走了一段才发现路线不对,反反覆覆我走了三四次,看着很近的距离却找不到,花了十块钱做了摩托车走才发现就在对面的小道里,我在医院门口吃了汤粉,慢悠悠的等着医院上班,八点我把行李放在导医台上楼找领导去了,他很快就安排我到宿舍,我落脚了,美美的睡了一觉,好困好累……